寧夏在線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

2019-01-05 15:47:04 騰訊

編輯:寧編NX0038 責任編輯:寧NX006

上個周末,北京各區開始大規模掃蕩培訓機構,理想國際大廈拼娃家長鳥獸散的圖片也傳遍了微信群。這次整治的導火索,或是上月底大規模流傳的《瘋狂的黃莊》一文,按文章的描述,雖然一再遭遇打擊,校外奧數等培訓的狂熱程度依然未減,也許這就為什么北京教育部門決定下狠手。但是,這么下狠手,就能改變狂熱家長們對奧數的追求嗎?

要點速讀

澆滅不了的奧數熱

上月廣泛流傳的《瘋狂的黃莊》一文,為人們描述了北京海淀黃莊距離北大、清華只有3公里這個中國教育核心區校外培訓的繁榮圖景:

每到周末,海淀劇院門口的知春路總會堵車。原本的雙車道只剩下一條,因為外側車道完全成了停車場。一輛輛等候在路邊的私家車上,背書包戴眼鏡的學生們行色匆匆,出入于各個課外班。

這里駐扎著新東方、學而思、立思辰、高思、杰睿等數十家機構,上百間教室,幾百張課桌。一個孩子就算不去公立校,也可以在這棟20層大樓里完成K-12階段的全部課程,甚至包括留學申請。

在教育部門反復打擊奧數等校外培訓班之后,中國教育的心臟地帶依然是這樣的場景,這讓主管者非常窩火。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北京各區都加大力度整治校外培訓機構,甚至可以稱得上是掃蕩。離黃莊不遠的著名的理想國際大廈,據稱每家培訓機構都紛紛停課。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北京海淀黃莊附近的教育培訓機構

而隨同報道這次掃蕩的各路媒體,也證實了校外培訓此前的火爆。規避監管的方式多種多樣。比如,奧數不再叫奧數,叫思維訓練,或者科學素養課,以前是二年級起步,現在甚至是一年級起步,一到六年級都有課程,實際上都是與奧數有關的內容,而且都會比孩子所在的年級超進度提前學。

一方面吐槽奧數的難度,一方面加入這場瘋狂,并為反對減負尋找理由

這些家長和孩子對奧數如此癡迷,自然引發不少吐槽。最常見的,是對奧數題目難度的吐槽,比如下面這一道,據說是三年級的奧數題,你能夠做出來嗎?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

奧數題這么難,也說明了這些奧數培訓機構并不是花架子,你得做出這些題,才有機會得到好成績,而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被各個名校所眷顧。據《瘋狂的黃莊》一文,為了能盡早被名校點招,很多家長在小學一二年級甚至幼兒園就把孩子送去學奧數,因為這就是名校招生的主要依據。對于這些名校而言,也沒有比奧數更好的識別優質生源的指標了。

那孩子做不出來怎么辦呢?上周末另一個說法把圍觀群眾嚇壞了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

據不少家長反映,這話并不夸張。甚至有網友如此表示,我同學在海淀,兩口子一個湖北考的北醫,一個浙江考的清華,都是學霸中的戰斗機,兩口子輪著聽課輔導,也都受不了了,只能又給孩子同時報了一個奧數作業輔導班。

報一個奧數班還不行,還得附帶報一個奧數作業輔導班,這就是當今中國瘋狂的校外培訓。

瘋狂歸瘋狂,但是,一旦你是適齡孩子的家長,且你身在北京,看到身邊的家長都如此瘋狂,你會不會加入一起瘋呢?千萬別低估了劇場效應。

而且,都知道瘋狂源自于家長的過度焦慮,但這焦慮還真是難治。

就在學校好好按進度學數學不成嗎?不成,你按部就班學上不了名校。更不用說,家長會擔心學校的老師會藏著一手不肯講,留到校外補習賺錢時才用上。

不上名校不成嗎?更不成。奮斗得來的成功讓人更加珍視成功,認為快樂教育教不出能在未來的激烈競爭中生存下來的下一代,還是拼吧,總有人要贏,為什么贏的人不是我?

所以,一方面很多人在吐槽奧數題目太難,一方面,則有人寫出《教育部,請不要給我的孩子減負》,認為減負等同于學校在推卸教育責任,讓孩子更輕松,相當于剝奪了窮人享受優質教育的機會,并得到大量點贊。

最新的一種說法是警惕以素質教育之名瓦解中國教育,說我們的輿論在妖魔化早教,在妖魔化從娃娃抓起,變成了所謂的拔苗助長,文章否定日本的寬松教育,并以韓國奧數2017年奪冠為依據,大力推崇韓國的英才教育。在我們嚴禁奧數的背后,是韓國大力發展,搞奧數的舉國體制。我們還沉浸在我們數學基礎教育良好,我們的數學課程難度高等等,但世界競爭的,不光是基礎,更在于尖端,我們的尖端是越來越鈍化了,數學教育水平,已經不能驕傲了。

中國家長,都夢想自己的孩子成為尖端。這樣的看法,自然很有市場。

走應試教育的回頭路是不對的,中國家長別走火入魔了

我們不妨好好審視下日本和韓國這兩個鄰居到底是怎么做的。

實際上,韓國的奧數并沒有那么神,2018年最新的國際奧數比賽,韓國拿了第七,中國拿了第三。事實上從1988年以來中國IMO代表隊只出過一次前三名,僅僅因為近四年沒有奪得第一,就對中國的奧數政策大加鞭笞,這毫無疑問是神經過敏了。奧數永遠是極少數天才參與的項目,到底有什么必要與國家的課外補習政策綁定來進行評價呢?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中韓兩國國際奧數成績對比,中國多年來始終處于拔尖的一檔(黃色柱是參賽國數,黑點的位置為該國排名)

而韓國的英才教育,其實也存在諸多問題,在本國面臨諸多批評,而且很多論調跟中國是類似的。比如說,韓民族日報的一篇報道題為《韓國教育階級差距變大,高考淪為家長競爭》,說的是含著泥湯匙出生的普通家庭孩子,根本競爭不過那些金湯匙。一位曾在英才教育初中就讀的泥湯匙,班里的朋友們大多進入了科學高中、外國語高中或者國際高中,其中大部分都是富家子女。他經常會像乞討一樣從這些朋友口中探聽各種參加比賽和活動的信息。國際高中的朋友們曾前往美國的大學參加課題研究,還有人三年級時就花費幾百萬韓元準備好了自我介紹、活動經歷等可以獲得較高活動分的一整套文件資料。泥湯匙深深覺得,感覺在韓國社會,所謂機會平等只是一句空話罷了。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圖為首爾漢陽大學奧林匹克體育館舉辦的某高考教育機構說明會上,學生家長和學生正在聽取講師的說明。(圖片來源:韓民族日報社)

這大概就是為什么在今年初,韓國政府也采取了減負政策,規定自今年三月起,韓國禁止為小學一二年級學生開設課后英語補習班。

另外,反對減負者對日本寬松教育持有的批評論調,事實上也有些過火。今年六月,21世紀教育研究院舉辦的日本寬松教育主題沙龍,對這個問題有較深入的探討,澄清了一些中國人的誤解。比如說,把寬松教育說成是日本人學力下降的原因,其實是可疑的。又比如說,一些中國人覺得日本的去寬松教育是重新走向應試教育,這種理解其實是不對的,改革不過是把過去減的過多的學習標準又加回去了,而寬松教育時期的像生存力、深度的學習、主體的對話與學習這些理念與價值觀,是沒有變化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日本寬松教育真相與思考》)

只要名校還偷招好學生,就還會有“瘋狂的黃莊”寬松教育 精簡學習內容的主要出發點是給學生適當的留白,為培養學生的自主思考與學習能力流出空間,并非為了降低學習難度與教學質量。(引自21世紀教育研究院)

以上討論告訴我們的是,不要輕易往回走老路。過去,幾乎人人都反對應試教育,認為中國的孩子負擔過重,同時綜合素質缺乏,創造力缺乏;而這幾年,情況為之一變,中式虎媽教育得到一些西方人的推崇,大量中西教育方式對比的材料都顯示中國人搞基礎教育有一套,而上海在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測試上的出色表現,似乎更是實錘中國教育也存在優越性于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肯定應試教育那一套。

然而這個應試教育思想回潮有些走得太遠了,教育專家楊東平指出,很多人忽視了PISA測試中上海的另一項第一,上海的學生平均每周作業時間13.8小時,加上課外補習時間每周17小時,遠遠高于OECD國家的平均7.8小時,說明上海的第一是以學生過長的學習時間為代價的。同樣在第一梯隊的其他亞洲國家和地區,包括韓國、日本、臺灣地區、香港地區,他們的學生的負擔只有上海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事實上,大量的材料都指出,中國的孩子負擔太重了,不是每個孩子都要去學奧數的,不是每個人都非要成為尖端的,焦慮的中國家長們,確實是在走火入魔。

整治校外培訓機構治標不治本,改變公立學校的價值觀,才能解決家長心病

肯定會有人說,你說的這些就算成立,又有什么用?還是那句話,總有人要贏,為什么贏的人不是我?你的孩子現在不奮斗,以后怎么在激烈的競爭中存活?即使認識到孩子的負擔太重,家長也下不了決心讓孩子接受快樂教育。因為家長們不希望某一天被自己的孩子指責無能,無法提供一個像樣的起跑線。

解決家長們的教育焦慮,很難有一攬子的方案,要解決問題,只能是盡快實現公共服務高水平均等化,讓人們不至于太過懼怕競爭失敗的圖景,才有可能讓家長們安于減負。

但說起來這個目標過于遙遠,不可能一朝一夕建成,那教育部門現在可以做些什么呢?

可以肯定的是,整治校外培訓機構治標不治本,不解決家長們圖謀好學校的心病,校外培訓永遠會有市場,只不過會變得更加隱秘,收費可能會越高。

想要治本,教育部門可以去做的,是改變公立學校的價值觀。按楊東平的說法,不能明面上不擇校,實際上偷偷摸摸選拔學生。但是,各地的教育主管部門往往會為了政績,要讓成績好看,允許少數學校點招,一旦開了這樣的口子,焦慮的家長自然就會帶著孩子踴躍奔來。楊東平認為,只要嚴守明規則,槍打出頭鳥,就不會出現管不住的情況。

或許,我們更需要一些理想化的典范中小學,嘗試去營造一個低競爭、低控制、低評價的教育生態,真正能夠用多元化的標準來評價學生,并且這種評價能夠被大學以及社會所認可。期待這樣的辦學者出現吧,毫無疑問會成為中國教育領域的英雄。

責編:寧編NX0038

推薦閱讀

投稿
彩票蚂蚁的团队 江达县| 县级市| 登封市| 应用必备| 武夷山市| 阳泉市| 高阳县| 阜平县| 芦山县| 通榆县| 马山县| 军事| 应城市| 安西县| 平山县| 穆棱市| 涿州市| 盐边县| 新竹市| 余江县| 延津县| 宁强县| 连山| 河西区| 罗平县| 彰武县| 教育| 乐亭县| 邵东县| 聊城市| 云林县| 乌苏市| 海宁市| 富裕县| 饶阳县| 綦江县| 绿春县| 库伦旗|